你的位置:帅伯网 >> >> 科技世界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张北川:呼吁禁止男同社交软件的人是否涉及性向歧视?

热度656票  浏览2947次 时间:2016年6月02日 04:57

编者按:张北川,国内首位在男同性恋人群中进行大规模艾滋病干预的专家、马丁奖得主。以下是张北川先生发给耿乐先生的两封信——《关于男同社交软件对防艾工作的意义》。

  第一封信

  一段时间了,我注意到男同社交软件导致亚洲等地男男性行为者中艾滋蔓延加速的信息,和这类软件引发的争议。我还听说有些专家希望禁止这类软件的应用。我向一些人说过,如果要禁止这类软件,就同样应该禁止一般男女使用微信摇一摇之类社交工具;单独禁止男同社交软件涉及到歧视,有悖于平等原则;任何一种进步都伴有某种“退步”,企图用封杀的方法来否定技术进步是相当愚蠢的。

  5月中旬在青岛的一次培训班上,我讲了“移动互联时代的男男性爱”,涉及这类软件;5月下旬,在北京一次会议上,我再次讲了同一主题。之后,我在武汉与大学生们交流,有学生直接问我对这类软件的看法,我又一次回答。

  目前确有一些人由于使用这类软件轻率交友感染疾病,还有坏人在乘隙而入。该怎样分析这现象?我个人认为首先应当考虑到性向歧视破坏了男同良好交往的环境。简单地讲,如果没有主流道德和法律对传统婚姻的支持与约束,所有一般男子也都是多性伴……这就涉及了男同缺乏平等环境支持这一重大问题。其次,还应考虑到男同是男性(即生物学所谓的雄性)。几乎所有的高等动物中,雄性对于性的行为都是和雌性不一样的,人类是动物中的一种,也需要从动物学角度来看待人类,包括男同的性。还有其它一些原因,在此不一一赘述。

  只把目光聚焦于这类软件的负面后果,是性向歧视的具体表现。有必要学会换位思考。我个人认为,这类软件为生活在孤独中的人们缓解焦虑和压抑,提供了新渠道;也为心头有爱的人找到所爱,带来了更多希望。从这个角度评判这类软件,就会为它叫好。

  还是1999年,我为高层学术会议“第131次香山科学会议·遏制中国艾滋病流行策略研讨会”提供了一本文集,内有数篇我自己写的文章。我谈到反对轻率采用“性乱”之类道德贬黜词汇评判弱势群体的性,那种否定是不公平的,是“饱汉不知饿汉饥”的表现。我的文章还有以下一段话:

  关于性自由。

  许多年来性自由是不断被抨击的靶子。我们认为,来自西方的性自由价值观助长了艾滋病流行。

  近年的思考使我反对继续这种批判。

  自由是一个伟大的字眼。

  人的自由自然而然地包括了人的性的自由。

  中国人的20世纪,在性的自由方面获得了伟大的进步。至少部分或大部分地实现了恋爱自由、结婚自由、离婚自由,特别是妇女的离婚、再婚(改嫁)自由。少数同性爱者建立了同性伴侣家庭,更有个别变性欲者已经变性。这都是性自由的表达。

  人类的历史是由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发展的历史。我们不应再批判性自由。

  我们应当明确反对的是性放纵,特别是反对个人利用权力、财富的优势,对他人(通常是女性)实施性剥削、性侵害。

  应该从理论上讲明白这个问题。

  要解决对自由和平等的认识,需要长期的教育、社会舆论的改变、政策调整和法律进步,如此才能消除相关的种种负面问题,这就需要我们坚韧不拔的努力了。

TAG: 北川 软件
顶:27 踩:42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48 (233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36 (170次打分)
【已经有184人表态】
34票
感动
20票
路过
20票
高兴
13票
难过
27票
搞笑
22票
愤怒
18票
无聊
3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